鑫航集運物流頻道 > 新政風向

嚴監管趨勢不變 材料造假等成罰單“重災區”

來源: 經濟參考報  
2020-10-15 09:34:18
分享:

  前三季度保險業罰金逾1.4億元

  嚴監管趨勢不變 材料造假等成罰單“重災區”

  近1200張罰單、逾1.4億元罰金,這是前三季度保險業監管交出的“成績單”。截至2020年9月30日(以披露行政處罰決定的日期為準,下同),銀保監繫統對保險公司和個人開出罰單數量和金額同比“雙升”,罰金金額已與去年全年持平。在被罰主體中,財險公司較為突出,而保險機構在材料和業務上造假套利這一亂象,也已然成為罰單“重災區”。分析人士指出,“監管之手”對違法違規亂象的剛性約束不斷收緊,覆蓋經營全鏈條已成常態。

  保險業百萬級罰單頻出

  今年以來,銀保監會層面對保險機構開出罰單11張,地方銀保監局及銀保監分局披露罰單數量1100餘張。其中,銀保監會層面罰單涉及既包括中國人保、中國平安、中國太保等大型險企,也包括永誠財險、利安人壽、中華聯合財險等中小型險企。

  從罰金來看,今年以來月均罰金均突破千萬,其中百萬級罰單亦(包括針對同一案由的多張罰單)頻頻發出,財險公司佔據絕對“主力”,包括人保財險、平安財險、中華聯合財險等多家險企“中招”。

  例如,平安財險因“未按照規定使用經批准的保險費率;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和其他利益;虛列理賠費用”等,被廣東銀保監局處罰295萬元,其中機構被罰152萬元,相關責任人被罰143萬元。此外,人保財險廣州市分公司、湛江支公司、遵化支公司和中華聯合財險廣州中支、上海分公司也紛紛因各類違法違規行為收到百萬級罰單。

  與財險公司相比,人身險公司的單張罰單金額相對較小,僅人保壽險一家獲百萬級罰單,案由為欺騙投保人等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被銀保監會消保局處罰338萬元。

  從罰單和罰金數據不難看出,儘管保險業一定程度受到疫情影響,但監管機構對保險業監管力度並未放鬆,反而加大了對保險機構違法違規現象處罰。首都經貿大學保險系副主任李文中認為,高壓監管是階段性現象,不會也不應該一直維持。“之所以高壓監管,是因為現在市場亂象比較嚴重,隱藏了較多風險,在強化防風險的特定階段,嚴監管也就順理成章了。”李文中分析稱,未來隨着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保險將更多依賴償付能力監管,適度放鬆市場行為監管和公司法人治理結構監管,真正發揮市場的資源配置作用。

  穿透式、全鏈條監管齊上陣

  從罰單內容來看,作為目前保險監管處罰的“熟面孔”,給予投保人合同約定外的利益,虛列費用,編制、提供虛假資料,財務數據不真實,未按規定經批准或備案的保險費率等是財產險市場和人身險市場普遍存在的問題。就保險中介市場而言,利用業務便利為其他機構或個人牟取不正當利益、未按規定辦理執業登記、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的高管等問題同樣較為嚴重。

  例如,華海財險因車險業務虛列費用、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人員擔任公司高管和違規銷售投資型產品等行為被銀保監會處罰金110萬元,時任董事長被罰10萬元並給予警告處分。柳州銀保監分局下發的罰單顯示,由於涉及存在虛列費用行為,柳州銀保監分局對該公司處以40萬元罰款。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對保險機構予以罰款、警告等常規動作,伴隨治理亂象力度的升級,停止接受新業務等更為強力的舉措也頻繁出現在保險機構罰單之中。中華財險上海分公司收到銀保監會上海監管局《行政處罰決定書》,上海分公司存在未按照規定使用經批准的保險條款、委託未取得合法資格的機構從事保險銷售活動的違法違規行為,受到罰款80萬元、停止接受信用保證保險新業務2年的處罰。廈門市天地安保險代理有限公司因編制和提供虛假報告報表、妨礙依法監督檢查,被責令停止接受全部新業務三年。

  保險監管補短板提速信號持續釋放

  在近期印發的《健全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中,銀保監會明確表示,力爭通過三年時間初步構建起中國特色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機制。

  銀保監會公司治理部一級巡視員鄧玉梅日前表示,在公司治理方面,銀保監會下一步將不斷創新監管的方式和手段,提升公司治理監管的能力和水平。持續開展對銀行保險機構公司治理的全面評估和專項整治工作,嚴格問責處罰,加強公開披露,推動問題整改。同時,加快彌補公司治理監管制度短板,將制定或修訂銀行保險機構公司治理指引、大股東行為監管指引、董事監事履職評價辦法等重要公司治理監管規制,努力構建中國特色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機制,促進銀行保險機構高質量發展,更好服務實體經濟,打贏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儁生表示,在目前的嚴監管背景下,紮緊、完善制度藩籬不僅有助於明晰行政權力,彌補監管短板,更有助於保護消費者權益,同時促進監管權力的高效運行。

  “事實上,監管威懾力絕不限於罰單,更是警示所有違規意圖,近期的罰單和政策均體現出保險監管‘從嚴’與‘對症’並重的特點。”朱儁生表示,近年監管部門密集披露針對具體業務、機構治理、亂象整治的新規(含徵求意見稿)、通知等,這也體現了監管將補短板重點放在空白盲點以及風險和問題較多的領域,從而加快建立防控長效機制。(記者 向家瑩)

關鍵詞:保險業,監管責任編輯:陳美冉